封面新闻《战疫史志》:历史镜鉴的 “智性传播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0:40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,是庚子之春传媒关注和报道的重点之一。 如果说,抗疫前线是第一战场,那么,新闻报道则可以称为引导舆论场走向、传播防疫知识、鼓舞战疫斗志的第二战场。

  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,是庚子之春传媒关注和报道的重点之一。

   如果说,抗疫前线是第一战场,那么,新闻报道则可以称为引导舆论场走向、传播防疫知识、鼓舞战“疫”斗志的第二战场。

   从2月19日起,封面新闻推出《战疫史志》新闻专题。 在20多天时间里,连续推出42期共10多万字的历史回顾,多角度呈现瘟疫对人类的影响,以及人类应对挑战的经验教训,为人类战胜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提供历史镜鉴。

   整个专题适应全媒体时代的深刻变化,从话题设置到传播策略、方法,都有新的探索和突破,体现了“智性传播”的特点,成为此次全国抗疫宣传的亮点之一,也是学术话题进入大众传播的一次成功范例。 智在精准化的主题全媒体时代,在纷繁复杂的舆论场中,依据受众的需求精准确定主题,考验的是一个媒体的素质、眼光和底蕴。 在此次抗疫宣传中,人类历史上究竟经历了多少次大瘟疫,这些瘟疫带给人类怎样的启示,是受众潜在关注的话题。 封面新闻敏锐地捕捉到受众的需求,确定了以史为鉴的报道思路,推出了“全球战疫史”和“人类发展启示录”“医学进步启示录”“文艺繁兴启示录”“抗击非典启示录”五大板块,42篇文章涉及社会历史、医学科学、文化艺术和具体疫情案例,回顾历史,寻找启示,观照未来。

   在“开栏语”中看到,“以史为镜,眼前的经历,何曾相似,以史为志,应反思的,已有答案。

   在枪炮、钢铁塑造的人类历史上,抹不去病菌的侧影。

   人类的发展史,也是与疾病的斗争史;人类的战疫史,同样有着医学进步、文艺繁兴。

   ”正如“医学进步启示录”中《野味致命史:人类打破自然平衡的代价》一文中所给出的结论,“当人类大肆捕杀野生动物,破坏它们的栖息地,造成生态失衡,原有物种之间的制约关系消失,才是造成更多疾病爆发的源头。

   ”主题决定成效,《战疫史志》专题在封面新闻客户端阅读量达2200万+,全网传播超亿,收到了良好的传播效果。 智在即时化的策划全媒体时代,搞好重大主题宣传,不仅需要精准确定主题,还需要根据受众信息需求及时调整策划内容。 这是传媒的一种态度,更是一种智慧。 众所周知,互动已成为大众化信息传播的基本需求和标志,受众不仅仅满足于获取信息,还需要表达自己的见解。 笔者了解到,《战疫史志》的策划是开放式的,根据受众的需求,及时增加、调整内容。

   “人类发展启示录”中的《被忽视的光绪十六年冬季的传染病》《110年前东北鼠疫:伍连德首次使用现代医学方法四个月扑灭》等文章,就是编者根据读者提供的信息和线索,及时安排的。 对于策划的即时化,《战疫史志》专题给出的策略就是,“通过传播真实、权威的信息,用专业的方式做好舆论引导工作,但如果要表现专业,首先就是要深入一线,在集纳各方信息过后,权衡利弊,然后站在媒体自身的角度,形成报道。

   ”在新闻生产的源头解决互动性问题,是《战疫史志》专题在大众传播过程中的智慧之道。 智在学术化的呈现全媒体时代的信息传播,其实更为注重专业化。 因为在网络新媒体、自媒体海量信息的冲击下,信息已呈现碎片化,新闻已成为易碎品。

   如何突破这一窘境?学术化追求成为未来大众传播的可行性方向之一。 有专业人士评价,《战疫史志》有着一种媒体文本上少有的“学术气质”。 其知识密集,内容专业,旁征博引,来源权威。 10多万字的内容,引用了上百份学术专著、论文或专业性文章。

   比如,“文艺繁兴启示录”中的文章《疾病如何被隐喻:瘟疫的审美化和污名化》,即研究和参阅了苏珊·桑塔格的《疾病的隐喻》《反对阐释》、米歇尔·福柯的《临床医学的诞生》、弗雷德里克·F·卡特赖特和迈克尔·比迪斯的《疾病改变历史》、凯蒂·洛芙的《暮色将至:伟大作家的最后时刻》等多部专著。 此外,42个文本还参考了大量人类历史上的名著,如雷蒙·戴蒙德的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、尤瓦尔·赫拉利的《人类简史》等。

   当今学术界和专业期刊上的最新学术研究成果,也在文本所附的参考资料中有所涉及。

   这样,既提高了文章的严肃性、权威性,又有效避免了碎片化信息的负面影响,成为学术话题通过报道进入寻常百姓家的有益尝试。 智在故事化的传播“1341年,28岁的乔万尼·薄伽丘回到了佛罗伦萨”“眼下有些陌生的家乡让人欣喜——刚修好的深红色环形城墙高6米、全长8公里。 全新的市政大厅,红砖白墙非常气派”“但薄伽丘并不知道,自己有生之年竟看不到这座雄伟教堂的封顶之日”,这是《战疫史志》“文艺繁兴启示录”中的《黑死病肆虐下的“生之向往”〈十日谈〉吹响文艺复兴号》一文的开头部分。 封面新闻的这组报道,做到了“主题的新闻化”和“新闻的故事化”,每篇报道既有严肃的主题,又穿插着动人的故事。

   在全媒体时代,故事化表达是大众化传播的应有之义。 大众关心的主题、生动精彩的故事和令人难忘的细节,是提高传播有效性的必由之路,也应成为主流新媒体的价值追求。 在《战疫史志》中,从大英博物馆中的古代埃及木乃伊,到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2100年前的女尸;从历史上的天花、鼠疫、黑死病、疟疾,到现代的艾滋病、埃博拉病毒;从名家画作上的瘟疫,到影视剧中的流行疾病……无一不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,使新闻传播更加生动、可感。 “须知,我们的现在,正决定着未来”,这是《战疫史志》“开栏语”中的一句话,也使我们看到了公共事件大众传播的未来发展方向。

   (刘笑伟)责任编辑:王小玉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