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勇:比疾病更可怕的,是不再信任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0:42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左手骨折、神经肌肉血管断裂、颅脑外伤、枕骨骨折,失血1500ml这些情况都是我后来才得知的。 被砍的那一刻,脑子一片空白,本能反应就是跑,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受了这么重

   左手骨折、神经肌肉血管断裂、颅脑外伤、枕骨骨折,失血1500ml……这些情况都是我后来才得知的。

   被砍的那一刻,脑子一片空白,本能反应就是跑,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受了这么重的伤,因为疫情隔离,家人不能在身边照顾,不少人担心我会做噩梦,会梦魇。 其实我想说,受伤之后,我睡得非常好,很久没有睡过这样踏实安稳的觉了。

   不瞒你说,从医十几年,我经常想放弃这个职业。

   当你一天要看六七十个病人,还要时不时应对加号插队的患者,绞尽脑汁帮患者省钱,一次门诊如同一场精神和体力上的大战。

   受伤住院后,我只是肉体上痛苦,没有其他痛苦。

   再伟大的医生也是普通人,再凶狠的患者也是病人。 为什么弱者要频频举刀砍向普通人呢因为不信任。

   医患关系一度紧张到零点,我认为并不单纯是医生与患者之间出了问题,而是社会信任出了问题。

   这是一种比疾病更可怕、全社会都会感染的病。

   有的疾病确实复杂,治好的可能性虽小,努力一下还是有的,但有的患者一坐下便抛来各种质疑,我就预感到,这场治疗可能会以失败告终。 这些患者久病成医,有的已经看过几十个专家号,还有的靠“百度”给自己确了诊,担心我给他开贵药,多收钱。 时间久了,医生也害怕,怕患者录音,怕家属找事,因为闹事的太多了,大病小情都能闹一番。

   互相不信任,有的时候从医患眼神接触的那一刻就开始蔓延,原本能治的病就这么被和稀泥了。 治病不是单纯的技术活,不是修复机器。 人是有情绪、有立场的,患者不信任,医生也会不舒服。

   怎么把人的状态调和好,在互相认可的情绪下,坚定信心地共同治疗,这比做手术更难。 前几天,我做康复的时候和一位医师聊天,她无奈地提起,有一个做康复的小女孩不认真地配合治疗,小女孩说“做完你给我学狗叫,否则我就不做”。

   谁知,康复结束后,女孩家长立刻投诉了她,理由是“没有给我的孩子学狗叫”。

   当你顶着压力为患者看病,最好的结果就是不被投诉,这个时候医生能怎么办呢或许想法有些极端,那就是,真的希望个别患者不要成为自己的患者。

   毕竟我是医生,只有治病救人才能证明我的职业价值,但我却真的想逃避一部分患者,这样才能有机会给别的患者治病。

   说实话,遇到咄咄逼人的患者或家属,我也曾摆过冷脸,其实表情多冷淡,内心就有多煎熬。 我认为,导致医患矛盾的主要原因,是对规则的轻视。

   同样是挂了号,不少患者在就诊时插队,一次次闯诊疗室,生怕医生给别人多看一秒,但到了自己头上,却恨不得霸占全部时间。

   如此“双标”的患者,稍有不满就可能大闹医院。

   当规则失去了震慑力,医生沦为弱势群体,到头来倒霉的还是患者。

   借用张文宏医生的话,“不要欺负老实人”。

   否则,受害的一定是整个群体。 住院这两个月,同事告诉我,患者快要把科室电话打爆了,患者等着手术,而我不知此生能否再上手术台……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